邯郸日报 邯郸晚报 中原商报
  • 0

  • 0
    2019-07-27 时光里的槐荫

    长长的胡同老街,留下了我太多的记忆。胡同的入口旁,有一颗老槐树,它苍劲的树干约十几米高,向四方撑开着枝干,绿油油的槐叶在微风中拂摆着,如同一面大网将阳光阻隔。胡同里的大人们喜欢坐在槐荫下说古谈今,孩子们嬉戏打闹,围着这棵老槐树相互追逐。听老人们说,槐树最有灵性,保护着胡同老街的居民祥和欢乐。

  • 0

    回忆那时,我跟着父亲跑到干河沟煤场的情景,仍然心有余悸。干河沟距离我家步行差不多要走上四十分钟,去时父亲会让我坐在排子车里,回来拉上一车煤,我便要在后面用尽全身力气推车。当时,距离我家比较近的煤场是在绿化路上,步行也就十几分钟的样子,但听大人们说那里的煤质较差,不经烧,一天要烧五、六块,一个月下来起码要多烧五六十块,而干河沟的煤大人们说比较瓷实,一天只需四块即可。

  • 0
    2019-07-27 蒲扇的蝶变

    我今年56岁了,少年时代是在农村度过的。上世纪60年代,农村还没有普遍用上电,更没有电风扇和空调。面对火一般的炎热夏天,人们唯一可以消暑的方式就是一把蒲扇。

  • 0
    2019-07-26 馃子飘香

    馃子飘香,香了你我,醉了食客,美了生活。它扑鼻的香气勾起我对生活酸、甜、苦、辣的回忆。它的香味从困苦的过去飘到美好的现在……

  • 0

    窗外下起了雨,办公室里黯淡了不少,正准备开灯,突然电话响起。拿起电话,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是母亲,她关心道:“儿啊,外面下雨了,叮嘱你今天带的伞,拿了吗?”此刻,一阵狂风从窗外钻了进来,夹杂着雨水扑在了桌案上。没来得及回复,我急忙跑去合上窗子,关上了门。待回到座位上时,电话里母亲正急切的喊着:“喂,喂?”

  • 0

    当年自行车很难买,一个公社一年也分不了几辆,县直机关工作人员得用“自行车票”。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别说“凤凰”、“永久”摸不着,就是热卖的“红旗”、“飞鸽”,你没有很铁的关系也买不到。那时我在基层粮站当会计,村里有一位在长沙军队某部服役的老乡,他的父亲邻粮站而居,喜欢交朋友、喝小酒,我们也就成了“忘年交”。一次,在他儿子探家时,他把我拉去陪酒,就提及他儿子能买自行车的事。我随口说给我也买一辆吧。谁成想他儿子归队几天后,就托运回来一辆“凤凰”轻便自行车,让很多人羡慕的不行。

  • 0
    2019-07-26 我的知青时光

    那年,18岁的我偷了家里的户口薄报名下乡插队落户。出发那天,送行的场面锣鼓喧天很是热闹,知青的家人、亲友和矿领导都过来送行,我看到母亲在人群中抹眼泪,而我却为终于离开家而兴奋着。

  • 0

    俄罗斯游归来虽已月余,但莫斯科红场的宏伟,克里姆林宫的壮丽,圣彼得堡冬宫的辉煌等仍历历在目,彰显着俄罗斯民族深厚的文化积淀。更令我念念不忘的是,俄罗斯人的英雄情怀,特别是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等地,为英雄们设置塑造的一尊尊,一座座纪念性标志,至今仍保持完好,耳熟能详的英雄业绩,永远激励着后人,令我高山仰止,浮想联翩,感动不已。

  • 0

    70年来祖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的家乡馆陶也见证了这一历史变迁。馆陶,地处邯郸之东冀鲁豫交界处,自汉朝置县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随着国家的发展,馆陶的城建变化令我为之惊叹与喝彩。

  • 0
    2019-07-26 幸福苦中来

    我年幼丧母,作为农民的父亲却又不善种地,全家的生活状况窘迫到无以为生,无奈之下父亲只能撇下三个儿女出门谋生。1955年,所有的艰难困苦使我终生难忘,兄妹三人相依为命,风餐露宿。在我们最绝望的时候全国农村掀起了成立农业生产合作社的高潮,互帮互助的集体生活拯救了我们。从此党组织对我们家的关怀再没有停止过,正是依靠着国家的政策我们的生活才看到了希望。

  • 0
    2019-07-26 时光之车

    老家的院子里布满了尘埃,要不是母亲唤我回家取些东西,这里的一切几乎要被遗忘。看着那寂静的老宅,被岁月锈蚀的墙体上,由屋檐流下的水垢,仿若时光的结痂,在向我诉说着什么?突然,老宅侧间里的一丝光晕引起了我的注意。推门而入,尘土飞扬,待尘土散尽仔细一看,原来是自行车的手把,透过破窗的阳光正好射在残存的明漆上。在那手把旁,有一个失色的铃铛,我搬去压在车上的旧物,轻轻按下那铃铛“叮叮当,叮叮当”,清脆的铃声,在几声顿音后犹如余音绕梁,让我慢慢陷入回忆之中。

  • 0
    2019-07-26 母亲的粮仓

    民以食为天,家中有粮心不慌。母亲从粮荒的岁月中过来,所以特别珍惜粮食,珍爱粮仓。粮仓满的日子,就是她最幸福的日子。

  • 0

    盛夏时节,最惬意的事莫过于躲在空调屋里,泡杯香茗,一卷在手,清凉度日。而我小时候,这样的日子是无法想象的。新中国已走过70年历程,虽然幸福无处不在,然而今昔对比,却总能勾起我记忆的波澜。

  • 0

    一九八六年农历四月二十八,是我们那里的公社所在地列江村“过会”的好日子。对于在那个年代连“电冰箱”都没有亲眼看到过,在炎热的夏天,能嘎嘣嘎嘣吃上一根透心凉的冰棍儿,绝对是一件幸福、惬意加满足的事情。

二维码矩阵地图

邯报新媒体矩阵

友情链接
旅游地产网 美丽乡愁网 中原新闻网
© 邯郸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服务项目 广告业务 网上投稿 新闻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