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协同的办法,建一座协同大桥

用协同的办法,建一座协同大桥
2024-01-16 14:56 河北新闻网 编辑:李彤

1月15日拍摄的厂通路潮白河大桥建设现场。河北日报记者 李东宇摄

从大桥两端向潮白河中央挺进,厂通路潮白河大桥(以下简称“厂通桥”)的建设者,即将迎来京冀交界线上“会师”的历史时刻。

1月15日上午,在大桥河北段的施工现场,随着长55米、重380吨的首段钢箱梁精准吊装到位,厂通桥主桥全面进入上部结构施工阶段。双龙门、大吨位跨河道主梁吊装施工工艺,在国内跨河桥梁建设中,还是首次采用。

“特别期待!”石淑琴住在大厂孔雀城玫瑰园。该小区位于大桥东头的北侧,石淑琴从家中向西南望去,恰好能看到大桥的英姿。每次不经意的一瞥,都会让她对大桥通车产生更强烈的期待。

同样怀揣期待的,还有大厂回族自治县交通运输局副局长张春方。从2006年参与大厂的城市规划,有了在这里建桥联通北京的设想,到十多年后见证大桥的即将建成,他的期待,已持续十多年。

全长1.6公里的厂通桥,跨过潮白河,连接北京通州和廊坊大厂,北京段长1公里,河北段长0.6公里。支撑大桥的40组桥墩中,27组在通州,13组在大厂。

大厂人太需要这座桥了。

带着对未来发展的无限渴望,2011年,大厂先期修了厂通路。“从路名上也能看出来,这条路,未来是要连接通州的。”张春方说,这条路,从县城一路向西而来,在距离潮白河东堤300米的地方“戛然而止”。因为缺少一座跨河大桥,一直都是“断头路”。

石淑琴家所在的潮白河东岸,冠以孔雀城的小区为数不少,当地人称这里为大厂潮白新城。很多人在此居住,在河对岸的通州上班,过着候鸟般的生活。这里承接北京副中心生活区功能,户籍人口超7万,已经有了现代城市的模样。

每天清早,进京通勤的居民要驱车向南行驶数公里,到潮白河下游的友谊大桥绕行过河。因为桥面窄,车辆常常在桥头排起长龙,严重堵车时过桥得用一两个小时。

从大厂到通州,厂通路是最佳路线,缺的只是一座桥。如果不架桥,“厂”和“通”就连不到一起,所谓的厂通路也只是大厂的一厢情愿。

过去的十多年间,张春方通过不同的渠道,联系大厂甚至廊坊市的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在全国两会及省市两会上呼吁,希望大桥尽早立项开工。“建议、提案不下10次,推进一直不快。”张春方说。

厂通桥不太大,只是因为跨越京冀两个行政区,工程建设很难衔接。无论是规划、设计、审批,还是建设标准、工程进度,两地都存在明显差异。“如果分别立项,各自招标的话,势必缺乏有效沟通。”张春方说。

打破“一亩三分地”的思维定式,这条跨界通道的打通,背后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2014年2月26日,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重大国家战略。2019年1月,北京市级行政中心正式迁入位于通州的北京城市副中心。2020年3月,国家发改委发布《北京市通州区与河北省三河、大厂、香河三县市协同发展规划》。厂通桥,终于迎来实质性推进。

这座跨界大桥,应该怎么建?

靠创新。

统一规划,统一设计,统一建设,统一管理。京冀两地采用“四统一”的创新模式,协同推进厂通桥建设。“如果没有京津冀协同发展,这样的创新突破是不可能有的。”张春方说。

2021年3月,北京市交通委员会与河北省交通运输厅签署厂通路(大厂至通州段)冀京两省市界接线方案的协议。2022年12月9日,作为厂通路的关键工程,厂通桥开工建设。

用协同的办法,建一座协同大桥。按照“四统一”原则,京冀双方共同委托北京国道通公路设计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进行设计,工程招标、建设和管理等方面,则通过委托管理建设方式,由北京交通委通州公路分局统一负责,并成立厂通路潮白河大桥工程京冀联合工作专班,定期沟通情况,解决问题,确保工程顺利推进。

“厂通桥河北段由我们出资,虽然说委托北京方负责了,但我们也不能做甩手掌柜。”张春方说,大桥开建以来,为了应对随时出现的情况,他的手机微信频繁建群,京冀两地建设者通过微信群共同商议解决问题。避免重要信息遗漏,他还把一些工作群置了顶。

项目快速推进,靠的是京冀多部门的团结协作。

原本桥墩的设计尺寸没这么高。厂通桥地处海河防洪工程险工险段,水利部海河水利委员会起初对大桥选址有一些顾虑。京冀两地交通部门多次上门沟通汇报,最终将桥调高了2米,以便大型抢险设施能顺利通过桥洞。

桥墩的走向也做了调整。在大厂原本的规划中,厂通桥在通州的落点更靠近通州主要街道。为提高通行效率,京冀双方商定,大桥在通州一侧的落点向下游偏移了2公里。

这座大桥的施工现场,更是各种新技术、新工艺的试验场。

26号桥墩,是大桥施工中难度最大、风险最高的节点。由于处在京冀交界线上,部分建设资金来自河北,让这座桥墩有了协同共建的标志性意义。

26号桥墩,也是所有桥墩中最高的一个。由于水下地质条件复杂,围堰一度难以打到水下设定深度。“那段时间,我们每天都在商讨方案,通州和大厂交通部门的领导,也在帮我们出主意,组织专家对施工方案进行多次评审。”大桥的施工方——中交路建厂通路潮白河大桥项目经理部党支部书记唐宏说。

最终,京冀两地齐心协力,攻坚克难,通过旋挖钻以及引孔的方式,实现突破。这一前所未有的施工工艺和方法,还申报了专利。

“为了赶进度,今年春节,工人们肯定要在工地上度过了。”唐宏告诉记者,今年4月,主桥钢箱梁将全部吊装完成,大桥真正实现桥面对接,跨河“牵手”。9月,双向6车道的大桥将达到通车条件。

大桥早日通车,是潮白新城数万居民的共同期盼。很多人想进入施工现场,一探究竟。但为了保障安全,工地一直在封闭施工。

让石淑琴没想到的是,近日,社区居委会组织业主去现场参观大桥。她立马报了名。

工地一角展示的沙盘上,一桥飞架潮白河,桥体上连续3个拱形结构勾勒出“舵轮”的轮廓,赋予这座钢桥十足的力量感,传达着“启航”的设计主题。

“以前的‘四统一’,以后可能要成为‘五统一’了。”张春方告诉记者,在京冀联合工作专班最近一次会议上,他们提议,大桥建好后,路灯照明、景观亮化、绿化养护、清扫保洁、维修保养、健康监测等,也要实现统一养护。

“只要有利于发展,没有什么不可以。”他深有感触地说。(河北日报记者 李巍 曹智 刘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