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有个“网络作家村”

邯郸有个“网络作家村”
2023-12-11 13:49 邯郸晚报 编辑:谢军

邯郸历史悠久,文化源远流长。具有3000多年历史的古城,春秋早期见于史籍,战国时期是七雄之一赵国的都城。邯郸作为我国古代五大名都之一,不仅在历史上占据着辉煌的一页,而且在文化方面也留下了丰富的遗产。然而,邯郸人并没有满足而驻足不前,他们在原来的基础上砥砺前行,对网文进行了尝试、探索、创新发展。2020年,“煮酒小西天”——蔺瑞良在邯郸成立了首个“网络作家村”。

与网文结缘

谈起成立网络作家村的初衷,1984年出生的“煮酒小西天”打开了话匣子,他把自己的前半生都付给了网文、付给了“网络作家村”,包括时间、经济、精力。说到动情处,这个中年汉子几度哽咽。

2003年,蔺瑞良以数学28分严重偏科的成绩进入衡水学院就读。2004年暑假期间,他发现了位于市中心附近的一家名为“读来读去”的书社,本想利用暑假时间兼职的机会,能够多看看书,不料,这一次兼职,直接让他在开学时回校提前办理了实习申请,在书社待到了毕业。这两年的时间,是他阅读量最大的一个时期,几乎读完了书社内所有作品,也是他第一次通过纸媒的方式,接触到了网文。

2017年,在世人追更很火的网文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时,由于作者忘语的更新无法满足阅读欲望,他遂开始尝试同人创作。他产生了要把自己的经历、见闻、欢乐、痛苦以及对人生之谜的探索,统统诉诸笔墨的冲动。经过几年的蓄积,三十多岁的他,终于把这种冲动化为了行动。

帮新人作者建创作平台

机会永远留给有所准备的人。蔺瑞良表示,长期在书友圈的沉浸,让他结识了许多网文作者与读者。数年的时间,大家因为网文相识而成为了朋友。他的第一部作品诞生,由于对网文创作的基本认知缺乏,很快就因为内容原因被平台下架。一连经历了三部“扑街”作品,蔺瑞良开始反思与审视自身的缺点和不足:在天赋不足的情况下,如何进行网文创作?直到数年后,作为网文运营人的他回想起曾经自己创作时的挣扎与痛苦,与作者群的一群萌新作者(新人作者)聊及此事,大家纷纷表示感同身受,在初期,很多人都走了不少弯路。

于是,一个想法在他心里萌生:如果能有一个地方,可以让作者们聚集在一起,能够互相探讨探讨剧情,是不是会对创作有所帮助?他深知多数新人作者在全职写作前期收入并不稳定,如果创建这么一个平台,将大大助益作品创作。于是,蔺瑞良北上南下,到北京、上海、杭州等地实地探访学习。

一路蹒跚一路歌

其间,蔺瑞良拜访了多位作家前辈和网文运营人,总结出了一个答案:在没有长期且稳定的“供血”情况下,单纯依靠个人去维持网络作家村的运转,一旦自身经济能力受限,将对作家村是毁灭性的打击。但他没有气馁,而是选择咬紧牙关,艰难前行。“很难,不要轻易去做。”一位他非常敬重的网文白金作家告诫道,语气中,他能感受到对方的担忧。他想尝试,他压不住心底的那股欲望。粗略估算了一下预算,对比了自己平时的收入,够用!接下来,他就沉下心来好好做事。

2020年4月的一天,时任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丁伟来视察时,听了他的汇报,十分满意。得到了丁部长认可的同时,他也得到社会各界同仁的支持。正当一切向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天不遂人愿,网络作家村在成立之初即遇到了疫情。

疫情一直持续,蔺瑞良原本所经营的其他产业纷纷停滞、停工,作家村这边再无新鲜资金注入。作家村的资金来源一直都是用他的其他收入来负担,原本以为只是月余,最多数月便可过去,却始料未及地持续了三年。前期的全国各地调研,加上各种开销,仅仅数月便以赤字爆表。坚持,还是放弃?他扪心自问,同时感慨地说:“古人讲过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看来我也真是要身体力行了……”坚持,意味着还要持续投入,但此时他已经身心俱疲。大疫之下,他新建的工厂尚未开业便已面临倒闭。放弃,意味着他要放弃那么多网文作者的寄托和希望。

那段时间是他最不敢回首的岁月。蔺瑞良抵押了房产,把新工厂的工程款结算清,两辆工地的皮卡车也一并转手卖了出去。他记得很清楚,第二天有一个采风活动,但是直到前一天的中午,他全身上下只有不超过“五百大洋”,怎么办?最终,两辆皮卡车以近乎废品的2500元卖掉,要价2000元,另外的500元是买主实在觉得过意不去,多给的。他只想不耽误第二天的活动,那个时候,作家村承载了太多,不仅仅是他的理想,还有来自更多作者的期望,比什么都重要。

今年5月份,省作协刘宝书副主席、省文学院史习军总编一行到作家村调研,其间谈到作家村创建的艰难历程,在感谢各级作协关心与支持的同时,蔺瑞良心情无比复杂地回答:“如果需要重新来一次,我可能不会去做这件事。”那段人生至暗时刻,让他失去了太多。

周围人太多的不理解,更让他备受打击。“作家!他还真敢想,那都不是我们普通人能接触到的!”“作家村?作家村是什么!别骗人了,一个普通人,这种东西他怎么可能接触得上!”“如果不是赌博,他的钱怎么可能短短时间就没了!”“以前挺稳的一个人,怎么就堕落了。”……

他无法解释自己做了什么,因为当他解释的时候,他们看他就像一个骗子、赌徒。“众叛亲离,这么说不为过。这个时候哪怕只有一句安慰或者关心的话,我都能感动得像个傻子。”

时隔数年,他依然清楚地记得那一天在被长辈骂完后深夜走在马路上嚎啕大哭的情景,依然清楚记得楼顶上铺得整整齐齐的一块块方砖,依然清晰记得一位在特警队工作的老友凌晨跑到作家村对他说的那些话:“老蔺,你这几年所有做过的事,我是一件件眼睁睁看着过来的,想做事,就把所有的负能量和包袱丢掉,你只管往前走,其他的什么都不要想!”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历经数载,邯郸网络作家村已成为涵盖网络文学创作、影视、有声书制作、版权开发、采风、创业孵化、学习交流等多个文化项目的综合体。目前拥有“村民”近2000人,其中签约作家、有声书主播、职业网文运营人300余人,实现了源头创作、渠道分发、版权开发等开、闭环双线运营。

网络作家村在大力推动网络文学产业融合发展、强化区域文化生态打造的同时,不忘自身所承担的社会责任,在引领青年创就业、增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学习、引导青年创作者价值观导向等方面进行了重点安排。

近年来,邯郸网络作家村团支部组织、推荐青年网络作家到革命圣地井冈山、延安等地实地探访、现场教学,感受老一辈文化工作者的革命历程,进行党史、文化交流学习600多人次。

今天,邯郸网络作家村已经涵盖网文原创、剧本创作、有声书制作、影视制作、版权开发、广告投放、文化采风以及青年创业孵化、学习交流等多个综合体项目。目前,邯郸网络作家村不仅实现了自我造血和发展,也已开展全国性业务布局,除了本土邯郸,作家村已延伸到厦门、哈尔滨、南昌、襄阳等地成立旗下相关文化企业,同时还引入了其他省份以及海外人才回国落户作家村,共同发展。

“网络作家村”,在一个三线城市,何敢言成?但这是真的!

□邯郸新闻传媒中心记者 李治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