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谢谢你!

大白,谢谢你!
2022-11-24 06:13 邯郸新闻网 编辑:张梦非

冬季已经来临,气温陡降,市民们纷纷穿上棉服以抵御寒气。这一刻,我们楼下还有一群辛勤的“大白”,他们迎着寒风、冒着冷雨,为大家提供核酸采样服务。

疫情之下,正是这些“大白”的坚守,让我们感受到了冬日里的温暖。

11月22日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小雪,民间有“冬腊风腌,蓄以御冬”的习俗。这是说,从此日起,气温会急剧下降,人们能感受到明显的寒意。

当日中午,邯山区国瑞瑞城小区的李女士把家中的窗户全部关严实,还是感觉到丝丝寒气向衣袖里钻。她打开手机上的天气软件,只见一张阴雨连绵的3D动态图片显示出来。软件里的信息显示,当天气温为“4℃”。

李女士赶紧找出家人的棉服,然后打算叫上丈夫和14岁的女儿盈盈下楼做核酸采样。“这么冷,我不去,想多睡一会儿。”女儿在温暖的被窝里似梦呓地回复一句。

“你看看人家‘大白’,都在寒风里站那么久了。”李女士说。

女儿钻出被窝,趴在窗台上,哈一口气,擦亮玻璃,向楼下张望。只见居民排着一字长蛇阵在小区广场上等待核酸采样,“大白”们或维持秩序、或给居民扫码、或认真采样,显得非常忙碌。

李女士提醒女儿说:“你昨天写了篇关于‘大白’的作文,还读给我们听。我记得你在文中发誓,说自己要向‘大白’学习,做个坚强、不怕困难的人。怎么,说话不算数吗?”

听了妈妈的这些话,女儿一个鲤鱼打挺跳下床,赶紧穿上棉服跟着爸爸妈妈下楼做核酸采样。

此刻,淅淅沥沥的小雨已停了许久,但它留下的“脚印”——一个个小水坑,仿佛将大地上点点阳光里的暖意全吸走了。一阵阵寒风袭来,楼下的居民纷纷裹紧了厚厚的棉服。不耐寒的老人和小孩子们还是觉着冷,都不停地跺脚跳着“踢踏舞”取暖。

可队伍外面的“大白”却不怕冷,他们不停地走动、扫码,做核酸采样。“阿姨,请出示二维码,我们开始核酸采样了。”“请摘下口罩,张嘴,头稍微往后仰。”“大爷,这个码不对,我帮您调出来。”……

“大白”们一边维持秩序、一边娴熟地给居民提供各种帮助。这时,队伍最前面站着一位年轻男子,他怀里抱着的婴儿盯着“大白”就是不张口。年轻男子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我孩子就怕打针,一看到‘大白’就紧张。”

另一个“大白”拿起桌上的玩具向孩子摇动着。突然,孩子张开嘴笑了,“大白”顺手就完成了采样。

“好了,这里冷,快带孩子回家吧。”“大白”用甜甜的话语说道。该男子向“大白”鞠了个躬,说:“你们的服务真周到,谢谢!”见此情景,队伍后面一位花白头发的女士说:“为了让我们不受冻,你们牺牲了中午时间坚持工作。冷不冷,饿不饿?我拿了几个刚蒸好的包子你们尝一尝吧!”

还有几个居民说,你们这么忙,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一听这话,那些“大白”先是一愣,紧接着摆手说:“不用,不用,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凛冽的寒风将“大白”们那沙哑的嗓音传了很远,但那些话语让听到的人感觉是那么的温暖。

“你知道吗?这次班里举办作文比赛,我的作文得了一等奖呢!”在队伍里,一个胖胖的、穿着蓝色校服的小男孩笑着对身后另一名穿同样款式校服的男孩子说。

“你写的什么内容?”记者站在他们后面好奇地问。那个胖胖的男孩子不怕生,显得很健谈。“一件真实的事。”他说,最近一天的中午,他上完网课赶紧冲下楼做核酸采样。只见广场上已经没有别的居民了,只剩两个“大白”阿姨在收拾东西,打算撤离。当看到他一头汗珠地站在面前,两个“大白”马上又摆上东西,为他一个人做了核酸采样。当他转身要离开时,其中一个“大白”说:“下次早一点来,我们等好久了。”

“听到这话,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小男孩说,当时他下意识地往后一扭头,结果看到那个负责扫码的阿姨摘下面屏和口罩后,露出一张满是汗水的脸。在阳光下,她那张年轻的脸上竟然有许多红肿的压痕。那压痕还特别明显,像蜘蛛网一样。

“老师常给我们讲,小区里的‘大白’和‘白衣天使’一样,都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人。”小男孩说,刚开始,他很难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但看到“大白”阿姨脸上的那些压痕,他突然懂了那句话的意思。

小男孩说:“在生活里,这些‘大白’也是爸爸、妈妈或女儿、儿子,‘大白’的家人也都不想让他们太累,盼着他们早点回家。”

“我真后悔自己当时没有勇气跑上去说一声,‘阿姨,对不起,我下次一定早点下楼。你们辛苦了,谢谢!’”小男孩说。

孩子的寥寥几句话,引人深思。的确,“大白”们不是“天使”和神仙,他们只是普普通通的人而已。但是,小区是疫情联防联控的第一线,也是外防输入、内防扩散最有效的防线。

在这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面前,正是我们身边这么多的医务工作者、社区干部和志愿者们,化身小区里的“大白”,义无反顾地奋战在抗击疫情最前线,坚持做核酸采样、开展人员排摸、处理生活垃圾、消杀保洁等,才换来了我们大多数人的健康与阖家团圆。

谢谢,我们可爱的“大白”,你们辛苦了!

邯郸新闻传媒中心记者 刘昆/文 邱勇慧 牛辉/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