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来源: 邯郸晚报  2018-06-25 10:47

母亲张氏,是个普通的农家妇女,勤俭善良、温和坚毅、宽容大度、与人为善。母亲于1993年秋季去世,至今已二十载有余,墓木虽已拱,音容犹宛在。

“蓼蓼者莪,匪莪伊蒿。哀哀父母,生我劬劳。蓼蓼者莪,匪莪伊蔚。哀哀父母,生我劳瘁。”我每次读到这两句诗,泪水总是夺眶而出,不能自已。

母亲是辛劳的。我总是怀疑,她瘦弱的身躯怎能蕴含如此巨大之能量、如此坚韧之毅力?家中五亩薄地,稼穑艰难,春耕秋收,基本上是母亲一人劳作,晚上还要纺棉至深夜。我上学时,晚课归来,每次隔窗看到家里的灯光,那种温情和暖意总能满满充溢心田。入睡时,嗡嗡的纺车声,是我最安稳、最踏实的催眠曲。早上天不亮,母亲就在为三个孩子准备早饭和上学用品,好多次,我甚至怀疑母亲是否整夜未眠。

母亲是善良的。虽然家境艰难,可是母亲还常常接济比自己更困难的人,包括亲戚,包括邻居,也包括陌路人。家里的旧衣服,送给别人时总会说:“别嫌破旧,凑合着穿吧。”母亲每次送人的旧衣服,都经过精心浆洗缝补。有时知道邻居家断粮了,便拿几个玉米棒子或者一瓢米面送过去,那几天自己家里的饭就会稀很多,而母亲会吃得更少。过年时,院门顶上用面做的刺猬会连续几天地放上去。那时候尚年幼的我就问:“面刺猬到哪儿去了?”母亲总是笑笑说:“为我们驮元宝去了(在当地有面刺猬会给家里带来财富的传说)。”后来才知道,那时候很多家院门顶上的面刺猬,都会成为后邻孤儿的口粮。

母亲是要强的。我们的粗布衣裳,母亲会浆洗得干干净净。我们的书包,是一块块碎布拼成的,但是图案漂亮,样式新颖。我们家里的自留地,一般都是附近地块产量最高的。

母亲是严格的。我的作业,是母亲每天必须过问的内容。假如作业做得好了,看着老师在作业本上留下的红色对勾,母亲会非常高兴,连走路的步子也会轻盈许多;假如作业做得不好,或者不认真,字写得歪三扭四,母亲肯定会给我撕掉,让我重做、重写。母亲还有许多规矩,走有走姿、坐有坐态,走路要挺胸抬头,不能左顾右盼;坐要坐稳坐正,不能左右摇摆。这些要求或者说是规矩,对我一生影响至深。

母亲是瘦弱的。在我印象中,母亲好像一直有病,一到冬天便咳嗽不止,长长一个冬季,会一直在咳嗽声中度过。还有头疼,后来才知道是脑血管病,也正是这种病,夺去了母亲的生命。记得那是个冬夜,我表姐夫开着三马车到县城去接我,怕我支撑不住,骗我说母亲病重了,让我回去。我赶紧把刚领的一个月工资装到兜里,还从同事那里借了两盒好烟,打算给医生抽。不知怎么回事,我一路上心痛得厉害,催姐夫风驰电掣地往回赶。到过道口时,姐夫说:“你先回,我把三马车送回去。”我着急地说:“你现在送什么车,就停在这儿,我把我娘背出来,咱还要开三马车往县城的医院送。”姐夫躲闪着说:“不用了,你先回吧。”到家后,我才知道娘已去世。我半天没有反应过来,一个劲儿拉住我娘的手问:“娘你怎么了,娘你怎么了……”

母亲一生辛苦操劳,我刚参加工作,两个妹妹也大了,家境开始慢慢地好起来,可是母亲却去了。走得那样突然,女儿不在身边,儿子不在身边,就那样一个人走了。一点也不给刚参加工作的儿子一个给她治疗的机会,一点也不让自己含辛茹苦拉扯成人的儿子尽些端饭端水、侍奉床榻的孝心,母亲就走了。白天为儿子洗的白衬衣还挂在院子里,煮好的咸鸡蛋还没来得及让别人捎到县城,每个咸鸡蛋上都写着“1”、“2”、“3”的数字,那是提醒儿子腌制鸡蛋的先后,写“1”的要咸一些,可以就着饭吃;写“3”的要淡一些,可以直接吃。嘘寒问暖尚在耳侧,音容笑貌宛如眼前。可是,母亲就真的走了,甚至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羔羊尚知跪乳,乌鸦尚知反哺,可是,儿没能伺母病榻一天,没能报母恩深重于万一。

(邯山区乔建廷)

版权声明:邯郸报业传媒有限公司旗下媒体邯郸日报、邯郸晚报、中原商报、邯郸新闻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邯郸报业传媒有限公司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络,如有侵犯您的版权及其他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

[责任编辑]: 王鹭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