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悲悯—为《回家的梧桐树》作序

来源: 邯郸晚报  2018-05-28 11:18

安秋生

的许多文章可称为真情文字,甚至是血泪文字。世间惟真情可以感人,她的文章常常有撼动人心的力量。她视文学为生命,视文字为“情人”,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化解她心中的思绪和块垒。

当然,红梅并不满足于讲述和记叙。她善于将生活中的苦难遭际加以形象概括,使之更具有艺术性和感染力。例如《回家的梧桐树》,这是她的代表性作品,曾几次获奖。文中她以树喻人,把家中梧桐树的生命同父亲的生命融为一体,平时为家人遮风挡雨,最后卖掉承担家里的经济支出。这不正是父亲操劳一生、甘于奉献的真实写照吗?巧合的是,给父亲置办的棺材,正是这棵梧桐树做成的。

“回到家,我闭口不提棺材的事。父亲下葬时,看到桐木棺材父亲渐渐被土埋住,我又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我知道,回家后的梧桐树,这次跟着父亲一走,就再也不能回家了。”

红梅笔下的亲情,除了亲人间的相互关照和无尽的思念外,更多与死亡有关。“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生离死别本属人生的无奈。红梅对这种情感的表达真实、细腻而又自然,哀而不伤、悲而不愤,透露出生者的坚强,给人以前行的力量,这对一个女性作家而言,是难能可贵的。《回家的梧桐树》是这样,《抚慰逝去六十二年的魂灵》更是这样。

除了亲情,她还写了很多的爱情故事。“爱”是文学永恒的主题,千百年来被无数文人墨客描写刻画,至今仍然不断产生新的故事和表达。《此情可待成追忆》写的是凄美的爱情,《当爱已成往事》写的是忠贞的爱情,《不可触摸的爱》写的是纯真的爱情……红梅用她的一支生花妙笔,把种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爱”写到了哀婉、写到了动容、写到了升华。她作为故事的局外人,用真情、用深情来讲述痛彻心扉的丝丝缕缕,又把自己的感情融入其中,适时地加以品评和点化。

“叩问这爱情,谁说相爱就必须要相濡以沫?谁说这纯真

的挚爱不是一种忠贞的坚守?不可触摸的爱,深怕碎了无法收拾,让爱停留在这个层面,永葆美丽与永恒,就像韦陀菩萨与观音菩萨的挚爱,把小爱的情结化为慈悲的大爱,化为守护与奉献,何尝不是一种美好?”

我想,这就是她看待爱情、升华爱情的最终表达吧!这种表达由“小”我走向了“大”我,由“小”爱走向了“大”爱。这是生命境界的开悟,也是文学境界的提升。

除些之外,她还写了一些参禅、悟道的文字,这些都与她的生活经历和内心追求的那份纯净分不开。她的纯朴、她的善良,铸就了一篇篇劝人向善、充满灵性的文字,虽关涉教化,却不让人厌烦。

前不久我和红梅等人一起去邯郸参加散文沙龙,途中谈起写作的甘苦得失,我对她提出了建议。我觉得她那些写得很用心的苦难人生的文章,过分拘泥于对个人命运、个人情感的关注,对其社会的背景开掘不够,使文章的社会价值受到一定局限。例如《悼念二表哥》等。红梅是从善如流的人,很快便发来了《悼念二表哥》的修改稿,对二表哥意外身亡这一悲剧,更多地关注到了个人之外的原因,使读者能够想到,二表哥是千千万万致富无门的贫苦山区农民的代表,其悲惨命运便具有了更多的普遍意义。

我注意到,在《聆听》一文的最后,红梅这样写到:一个有良知的作家,一个正直的作家,敢说敢写,敢爱敢恨,敢于出卖自己的身世,袒露自己的灵魂,唤起读者的共鸣。

红梅是这样写的,也是这样做的。相信读到这本书的人,会受到感染,得到启迪,同时获取美的享受。

红梅年富力强,散文创作已经进入成熟期,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衷心祝愿她坚持自己的文学追求,进一步打开视野,关注飞速变化着的社会生活,写出更多有深度有广度的好作品,取得更丰硕的成果。我们期待着!

魏红梅把近年来的散文作品结集成书,邀我作序。我把她选出的作品重新翻看了一遍,深深为她在文学上的坚持和成绩,由衷感到高兴,欣然写下这段文字权充序言。

我和魏红梅生活的地方,是冀南一座小城。这座城市商业繁华经济发达,并不缺少活力。但人们对物质和享受似乎更具热情,喜欢文学的人相对较少。但红梅例外,20年前我们能够认识,就是因为对文学抱有共同梦想。为了这个梦,她一直在砥砺前行。2007年她的散文集《荷香弥漫》出版问世,获得好评,十年时间像是一个轮回,她的第二本散文集《回家的梧桐树》又将出版,确实可喜可贺。

红梅的写作大致是一种本色写作。她一如既往地坚持着自己的写作姿态。生活中,她淳朴善良重情重义,热爱生活,热爱本职工作,热心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她的作品多数取材于身边人、身边事、身边的风景。她写到的人,有父母、姥爷、姑姑、二姨、表哥等至亲好友;她写自己的故乡,有记忆里的故乡、现在的故乡,也有梦中的故乡。每一篇文章里,都倾注了她真挚而美好的情感,尤其是对形形色色的“小人物”(如拾荒的老人等),充溢着慈爱和悲悯。读她的文章,就像她坐在对面和我们拉家常,娓娓道来,动情动容,让我们跟她一起哭一起笑,也一起思考生活的过往和未来。我以为,她

版权声明:邯郸报业传媒有限公司旗下媒体邯郸日报、邯郸晚报、中原商报、邯郸新闻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邯郸报业传媒有限公司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络,如有侵犯您的版权及其他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

上一篇 老花镜

[责任编辑]: 马丽英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