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历史的“大鸟” ——与我们朝夕相处的邯郸

来源: 邯郸晚报  2018-05-28 11:08

韩立军

庆祝改革开放40年征文

编者按 一滴水可以折射出太阳的光辉,一个地方可以体现一个国家的风貌。邯郸在改革开放40年来,取得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邯郸人民从生活的点滴中体会到太多的幸福感,获得感,这些都化作笔纸间的涓涓细流,无声地滋润了古城的每个角落。

在邯郸生活了几十年,每天与这座城朝夕相处,晨昏与共,完全融为了一体。然而,也许是太过熟稔了,我竟然无睹了它的大美与壮硕,忽略了它的厚重与古朴,以及风姿与卓越。直到有一天,经几位国际友人点拨,我的心才倏忽一下,重新又聚焦到了她的身上。

2016年5月,繁花似锦,灿若霓裳。总部设在澳大利亚的世界华文作家交流会的16位会员,从四大洲的9个国家逶迤而至,莅临邯郸进行为期一周的采风。其间,他们对邯郸这个现代化都市充满了强烈的好奇与新鲜,每到一处,都兴致勃勃,拍照留念。对邯郸的风土人情、市容市貌、建筑风格、历史脉络和渊源、文化典故与名人等等都赞誉有加,津津乐道,特别欣赏。

那一刻,我深深地震撼了。没想到在我们眼中平淡无奇的邯郸,竟然雀声在外,闻名于世,深受欢迎和青睐。很多国际友人知道她、了解她、向往她、甚至还是她的粉丝、它的拥趸,让我不由得大发感慨。于是,我不得不重新认识和审视邯郸,重新定位邯郸在我心目中的分量和地位,也重新回到并不久远的改革开放之初,回到我第一印象中的邯郸。

我15岁那一年,第一次乘坐长途汽车一路颠簸着来到邯郸时,眼前的她,有点让我失望,既没有宽阔的街道,也没有林立的大厦,更鲜有多彩的霓虹,整个城市,虽然古朴,却没有活力,和那个时代一样,满眼都是灰蓝黑,满街都是土老帽儿,全然没有都市的影子和风姿,我心中不禁失望地自问:这是传说中的那个千年都城吗?

我心中疑惑,这究竟是城镇还是城市呢?因为那时的邯郸确实很小。我清楚地记得,现在高速北口的耒马台村,已经淹没在鳞次栉比的高楼中,然而上世纪八十年代时,它还是一个孤零零的小村庄,我每次来邯郸,经过耒马台时,售票员都会提醒大家:“收拾好自己的物品,再有20分钟就到邯郸了”。意思是耒马台并不是邯郸,而是邯郸县的一个村庄,它离邯郸市还有20分钟车程。太震撼了!须知那时候的公路上人少、车少,在没有障碍的情况下还需要20分钟,可见邯郸的中心在哪里,城际线在哪里!

也许大家想不到,如今人车鼎沸的市行政大厅的西侧,在并不久远的八十年代,竟然就是邯郸的边缘,它东面的滏阳河基本上就是城市的分水岭,而繁华如锦的广安、广厦、广泰地带,在仅仅20年前,竟然还是一片空旷的田野,去那里需要在泥泞的土路上蹒跚而行。九十年代地市合并后,我分配到中心医院参加工作,每天晚上都要到郊区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这在今天看来简直有点不可思议,这么大的城市出去一次太不容易了!然而,那时候渚河路以南就是郊区,矿院路就是外环,去一趟郊区太稀松平常了。直到2002年,中心医院西区的住院大楼盖好后,与现在东环附近的邮政大楼,还在遥遥相望,如一对情人一般。因为那时候的邯郸,超过90米的建筑物只有这两座大楼。

然而,邯郸这个在中国历史上唯一没有改过名字的城市,如沉睡中的巨人一般,在酣眠了3100多年后,如春雷一样惊醒了,它积蓄的无穷能量也勃发了。从改革开放开始,她睁开了惺忪的睡眼,慢慢地站起来,起步、加油、飞奔,像一支离弦之箭,越来越快,找到了自己的步伐和节奏,飞速发展起来。现在的邯郸,高楼林立,大厦栉比,霓虹闪烁,熙来攘往,一个现代化的都市矗立在面前,任谁都不得不竖起你的大拇指。

如今的邯郸,大家有目共睹,不用赘述。不仅有深厚的文化底蕴,而且还充满了蓬勃朝气,就像西汉的司马迁在《史记·滑稽列传》中说的“国中大鸟”的真实写照一样: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版权声明:邯郸报业传媒有限公司旗下媒体邯郸日报、邯郸晚报、中原商报、邯郸新闻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邯郸报业传媒有限公司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络,如有侵犯您的版权及其他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

[责任编辑]: 马丽英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