戛纳,一场华语艺术片的野餐

来源: 邯郸晚报  2018-05-22 10:07


是枝裕和获奖影片《小偷家族》海报
导演毕赣
《延边少年》海报
《江湖儿女》海报海报海报
导演贾樟柯
《地球最后的夜晚》海报
《《《冥王星时刻冥王星时刻冥王星时刻》》》海报海报海报

北京时间5月20日凌晨,第71届戛纳电影节落下帷幕,是枝裕和新片《小偷家族》爆冷获得最佳影片。纵观今年戛纳,来自中、日、韩的导演纷纷祭出最新作品,为世界观众贡献出口碑佳作。可喜的是,除去被国际电影节所熟知的电影作者,一批新生代的华语电影创作者正在崛起,而他们也将越来越多的优秀作品带到了戛纳这个世界最高规格的电影平台上。

A 崛起

亚洲电影在戛纳崭露头角

平心而论,今年是亚洲电影熠熠生辉的一届戛纳,主竞赛单元中,除了是枝裕和熟悉的身影外,还有韩国电影大师李沧东八年磨一剑的《燃烧》及戛纳老朋友贾樟柯备受期待的《江湖儿女》。《燃烧》创下3.8分戛纳场刊历史纪录,后者则用一则令人唏嘘的故事打动了蔚蓝海岸的观众,导演甚至被法国《世界报》盛赞为“巴尔扎克式的编年史作家”。

华语片还活跃在各个大小单元中——毕赣《地球最后的夜晚》终于在“一种关注”单元揭开神秘的面纱;中国第六代导演代表人物章明则带着他的《冥王星时刻》在十字大道另一侧的导演双周登场。短片方面则有魏书钧《延边少年》和申迪《动物凶猛》分别入围官方与电影基石竞赛,电影基石创投中的唯一一个华语项目则来自陈涛有关高考的剧本《夏日天长》。

B 导演毕赣

新片彰显了美学追求与新鲜维度

在现象级的《路边野餐》后,毕赣已然成为世界艺术片爱好者最期待的一位青年导演。出生于1989年的他在戛纳这座名利场亦属新人,在匆忙完成影片拷贝后,他马不停蹄地现身戛纳,在大银幕上营造了一场无比真实的梦境。《地球最后的夜晚》这部备受国内外观众期待的华语影片也第一次以完整的形态呈现在观众面前。

早在公布入围名单时,戛纳总监福茂就描绘这部影片“结合了大卫·林奇与侯孝贤式的风格”。故事说来其实非常简单,入狱12年的罗纮武在获得自由身之后,前往凯里寻找他曾经的恋人万绮文。然而,这场跋涉却绝非寻根如此简单。现实、梦境、记忆交织在一起,途中兜兜转转遇到的各色人等,也彼此产生着微妙的联系。和前作《路边野餐》相比,《地球最后的夜晚》用精致的布景,调度复杂的镜头营造了独特的影像,营造着梦幻般氛围,彰显了毕赣的美学追求。影片中有一个长达1个小时的3D长镜头,电影开场前工作人员发放3D眼镜更是让不少戛纳电影记者大感好奇。

C 导演贾樟柯

回顾过往进行延续与突破

和新人导演不同,作为三大电影节常客,贾樟柯的作品早已被观众所熟悉,而在《江湖儿女》中,他试图对自己的导演生涯进行一次回顾。

电影延续了前作《山河故人》中的大时间跨度的做法,通过三段式的结构,将黑道老大斌哥和他的女人巧巧的生命轨迹,进行了细致而具有爆发力的呈现。在十八年的时间中,他们相爱、分离、重聚,因爱与义被卷入是非的旋涡,在江湖上,如同浮萍般漂流、停驻。用贾樟柯自己的话来说,他过去致力于拍摄群像式的中国当代社会图景。创作《江湖儿女》剧本时,他更是将着力点集中在一个女人身上,透过她的视角,将中国二十年间发展的变迁一一呈现。贾樟柯在《江湖儿女》中所做的尝试可被视为自我延续,同时也是一种自我突破。

D 雄心

华语片突破认知体现自我风格

《江湖儿女》中对于爱人的寻找,也和《冥王星时刻》中的曲折漫长的公路之旅产生某种奇妙的联系。《冥王星时刻》是章明蛰伏多年后的最新长片,这也是戛纳导演双周单元选择的唯一一部华语作品。导演双周主席爱德华·温托普就点评其充满“对电影创作与社会的反思,其中夹杂着洪尚秀式机灵的幽默感”。《冥王星时刻》在戛纳的现身,既填补了华语电影在导演双周单元多年的空白,也是对官方单元的两部华语片极好的补充,希望能够就此扩充国外影迷对于华语电影的认知和想象力。

如果说早些年欧洲三大电影节上的华语片多以“卖惨”、“晦涩”的现实主义风格示人,那么毕赣对电影时空雄心勃勃的“征用”,贾樟柯在《江湖儿女》中完成的风格化尝试,章明具有高度自觉的创作,都彰显了他们试图摆脱苦情窠臼,创造更多元艺术电影主题与风格的努力,将更多的叙事精力放置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与影像语言的精细化之上。      (柳莺)

版权声明:邯郸报业传媒有限公司旗下媒体邯郸日报、邯郸晚报、中原商报、邯郸新闻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邯郸报业传媒有限公司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络,如有侵犯您的版权及其他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

[责任编辑]: 王鹭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