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不怕! “妈妈”陪你打“怪兽”

宝贝,不怕! “妈妈”陪你打“怪兽”
2021-01-28 11:08 新邯郸客户端 编辑:王梦洁

1月13日深夜,邯郸市妇幼保健院16名医护骨干人员被紧急召集组成援助医疗队。次日清晨,他们便启程赶赴石家庄市人民医院,在儿科隔离病房开始了夜以继日、尽心尽责的医疗救治工作……

医护人员展示患儿创作的作品 李湛祺摄

同样接到电话的华北医疗健康集团峰峰总医院儿科护士王璐回忆道:“深夜12点接到通知,一夜未眠。除了兴奋和激动,更担心自己做不好。虽然一直在儿科工作,可为患有传染性疾病的孩子护理,我还是第一次。”

李湛祺摄

据王璐介绍,她此次支援的是石家庄市人民医院新冠肺炎儿科病区,主要负责患儿们的生活起居和基础护理工作。

华北医疗健康集团峰峰总医院篇

“深夜12点接到通知,一夜未眠。除了兴奋和激动,更担心自己做不好!”华北医疗健康集团峰峰总医院儿科护士王璐回忆道。

1月14日凌晨,还在睡梦中的王璐接到了支援石家庄的通知。“虽然一直在儿科工作,可为患有传染性疾病的孩子护理,我还是第一次。”

据王璐介绍,她此次支援的是石家庄市人民医院新冠肺炎儿科病区,主要负责患儿们的生活起居和基础护理工作。

全副武装,变身“大白妈妈”

“新冠病区的患儿属于全托,除了病情观察和治疗以外,还要负责他们所有的生活起居。尤其是低龄儿,我们其实就是充当着孩子父母的角色。”王璐告诉记者。

从王璐的介绍中不难发现,儿科病区与普通的成人病区不同。轻症成年患者具有自理能力,生活起居无需专门护理,很大程度上减少了医护人员与患者之间的直接接触。可儿科就不同了,尤其是对于低龄儿来说,无论病情轻重,他们所有的生活起居都需要专人护理,护理人员不可避免地要直接接触患儿。

“最小的患儿才几个月大,像这样小的孩子难免会哭闹,就要抱着他们安抚。”王璐说。

因为经常要直接接触患儿,王璐每次上班的时候都要提前半小时出门。

“进到病区之前,有专门的感控老师为我们做必要的防护措施。可以说是从头到脚全副武装,这样一套穿戴下来就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王璐解释说。

生了病的小家伙们依然很淘气,他们玩闹时可能会掀翻护理人员的防护屏,哭闹时可能会抓破或撕坏护理人员的防护服。

“防护屏下,我们必须加戴护目镜;防护服外,我们必须加穿隔离衣。”为了照顾这些患儿,王璐他们要比其他医护人员加穿更多防护用具。

“真的是里三层、外三层,显得非常臃肿,所以孩子们都喊我们‘大白妈妈’。”王璐笑着说。

谈到“大白妈妈”这个称谓时,听得出王璐很喜欢孩子们这样喊她,“我把这里的每一个孩子都当自己的孩子一样,是他们让我这个‘特殊的妈妈’感到了幸福!”

除了外观很像大白,“妈妈”们走路的姿势也很大白!

“我们的鞋子外还要加穿防护靴套,这样可以更好地防护脚腕处。穿了靴套后鞋子不直接接触地面,再加上靴套不像普通鞋子,没有做防滑设计,我们必须叉开腿,两脚呈外八字那样走路,才不会摔倒。”王璐又一次笑了,她并不觉得这样的走路姿势很滑稽,反而觉得是一种别样的快乐和幸福。

可这份快乐和幸福的背后,却是她身上随处可见的湿疹,还有每天长达几小时要处于呼吸不畅的状态。

用爱筑起“小鸟巢”

“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有些害怕,抱孩子的时候都不敢让他们面朝我。你应该能想象到,那样抱孩子其实他们会很不舒服,反而会哭闹得更厉害。”王璐的声音突然有些低沉。

原来她是因为自己的胆怯而有些惭愧。“既然已经将孩子抱起,为何不能让他们感受到真正的关爱?”王璐问自己。

此后,王璐不断地努力调整心态,克服了心理上的障碍,成为了孩子们最依赖的“大白妈妈”。

“宝贝啊,你要是会表达该多好,妈妈就知道你想要什么了!”这个不停哭闹、嗓子都哭哑了的宝宝让王璐又心疼又着急。

“我去接班的时候同事告诉我,已经推着这个孩子来回走了好几圈了,可还是不停地哭,他不吃东西也不睡觉,谁来哄都无济于事。”王璐说。

接过孩子后,王璐也算是使出“十八般武艺”了。

“不吃东西那应该不是饿了。”王璐分析道,“我就带着宝宝去给他洗了洗头发,还有长时间穿尿不湿有些红红的小屁股。”

洗舒服了的小宝贝,比之前平静了许多,可还是时不时地哭闹。

“我想起来我家孩子就喜欢让我竖起来抱着,靠在我的肩膀上,我也试着这样抱了抱他,可还是不行。”王璐有些无计可施了,可还是不忍看着孩子再这么哭下去。

“我就抱着他,边走边晃边唱歌,发现他的小眼睛已经快睁不动了,可就是不肯睡。”虽然还是没有完全将孩子安抚好,可至少王璐判断出孩子是困了。

可为何已经困了的宝宝就是无法入睡呢?

“我又把孩子放在床上,我自己也趴在床上,用双臂围成一个‘小鸟巢’状,这个时候我们俩的心脏是挨在一起的,我能感受到孩子的心跳,不一会儿他就睡着了。”王璐欣慰地说。

宝贝啊,你安静了,妈妈的世界就安静了……“其实孩子是想妈妈了,应该以前他的妈妈哄他睡觉时,就是这样躺下来,然后心贴心地抱着他。”说到这儿,王璐有些哽咽了……

“好想拥有三头六臂”

“刚来的时候,每个班次是6个小时,后来改成了4个小时。”王璐告诉记者。

长达4到6个小时穿着防护服,中间无法喝水,也上不了厕所,而且还要直接与患儿接触,对护理人员来说这期间应该是漫长且煎熬的,可王璐却不曾有这种感受。

“换好防护服进入病区,就一门心思忙活着孩子们的事情,小家伙们是不会让你有精力觉得煎熬,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对于忙碌的工作,王璐丝毫不觉得辛苦,反而听出了她的满足感。

“要抱抱!要抱抱!要抱抱!”儿二科一周六个月大的小患儿不停地哭喊着。

而另外一边比他还小几个月的弟弟也在不停地哭闹,虽不会表达,可现在孩子们的“小心思”王璐都已经非常了解了。“每天早上醒来都会饿,这哭闹就是告诉我该给他喂饭了。”王璐笑着说。

一边要妈妈抱抱,另一边要妈妈喂饭。“面对‘小神兽’们,我好想拥有三头六臂啊!”王璐感慨地说。

虽没有三头六臂,可王璐还是舍不得委屈任何一个孩子。“我就一只胳膊抱着大的,把小的放在小车里,用另一只手喂东西给他吃。”王璐说。

本身穿着防护服的王璐行动起来就很是费劲,可还要这样同时照顾两个孩子,汗水浸湿了整个后背,就那样一直暖到下班。“只要他俩都不哭闹了就行,就是给我最大的安慰了。”王璐一心想的都是孩子们。

“其实你用心对孩子们,他们都感受得到。”王璐欣慰地说。

她负责照顾的孩子里有一个小姑娘很孤僻,“孩子心理上有负担,她觉得自己生病了,也不能出去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耍。我就主动跟她聊天,但她从不搭话。”王璐有点无奈地说。

即便如此,王璐也并未放弃,“她不理我,我就讲故事给她听。有一天我还是照常给她讲故事,故事讲完我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小姑娘终于开口了。”

“大白妈妈,我还想再听一个故事好吗?”小姑娘的一声请求,对王璐来说便是世间最美妙的声音。

王璐与孩子们的“心贴心”不只在抱抱的时候,他们早已心连着心,孕育了一份特殊的情愫。这份可能无法准确去定义的情感,却弥足珍贵,能够战胜病魔,能够融化寒冬……

邯报融媒体实习记者 武悦(图片由王璐提供)

邯郸市妇幼保健院篇

1月13日深夜,邯郸市妇幼保健院16名医护骨干人员被紧急召集组成援助医疗队。次日清晨,他们便启程赶赴石家庄市人民医院,在儿科隔离病房开始了夜以继日、尽心尽责的医疗救治工作……

光荣的任务

“接到前去石家庄援助医疗的通知时,我正在值夜班查房。我并没有觉得特别紧张和害怕,因为这是一项光荣的任务。”市妇幼保健院小儿呼吸二科副护士长杨英和其他的同事一样,主动申请支援石家庄的儿科医疗和护理工作。

早上6时下夜班回到家后,她的两个孩子还在熟睡中,她轻声地把孩子们唤醒,对他们说:“妈妈要去石家庄工作一段时间了,你们在家要听话。”她之前就告诉过两个孩子,可能会因为工作原因和他们分别一段时间。13岁的姐姐说:“妈妈,你去吧,我会照顾好弟弟。”8岁的弟弟说:“什么时候回来呀?您是我们的骄傲,妈妈。”杨英的爱人当时值班没在家,电话联系后,他告诉杨英:“没事,你去吧,我会照顾好孩子们的。”

“您好像我的妈妈”

在接受了两天的防护和诊疗培训工作后,杨英和同事们正式进入石家庄市人民医院儿科病房。邯郸市妇幼保健院的医疗骨干队伍由4名医生和12名护理人员组成。每次进入工作岗位前,他们都会身着白色防护服、佩戴护目镜,防护服最外层还写上了各自的诊疗科室和姓名,并画上了可爱的简笔画。

杨英告诉记者她踏入隔离病房那一刻的感受,“这里与普通儿科病房看上去并无两样,感染新冠肺炎的孩子们与普通患儿也无差别,反而这里的孩子们在‘大白’叔叔阿姨的照看下更显得活泼可爱”。

在隔离病房,护士不仅要做好日常的护理工作,还要担任护工、保洁员、幼师、保姆、工勤人员等角色。完成专业的治疗后,他们还要给患儿订饭、取饭、发饭、喂饭、打扫卫生、发药、喂药、换衣、清洗……孩子们离开了父母的照顾,护士就成了他们的“妈妈”。

“与孩子们相处以来,萱萱和皓皓(化名)这对姐弟让我印象深刻。5岁的姐姐萱萱在病房里主动承担起了照顾弟弟的责任,走到哪里都会拉着弟弟的小手,做任何事都惦记着弟弟。2岁的弟弟皓皓活泼好动,虽然有时会与其他小朋友因玩具或零食发生小争执,但只要姐姐‘出马’,弟弟便会立刻变得乖巧起来”,杨英的日志中这样写道。

“前几天,萱萱发烧38.5摄氏度,我回到休息的地方睡觉也不安稳,一直惦记着这个小女孩。第二天,经过喂药、物理降温,她的情况好转起来了,我真的特别开心”,杨英说。

“皓皓年龄还小,吃饭、喂药会很难,每次我都要绞尽脑汁、使出浑身解数跟这个小家伙‘斗智斗勇’。当然,姜还是老的辣,每次都是我大获全胜。小家伙把饭吃得精光、中药西药都是一饮而尽,这样他肯定能快点好起来”,杨英只希望她照顾的患儿能快点好起来。

“孩子们没有父母陪着,有时候会哭闹,我们就一直哄,直到他们入睡。”年龄小的孩子总是会张开双臂要杨英抱着,她说,“当我抱起皓皓的那一刻,他紧紧地搂着我,好像害怕我会离开丢弃他不管。”已经有两个孩子的宝妈杨英能强烈地感受到“他想妈妈了!可能是把我当做妈妈了”。杨英不由得把他抱得更紧,试着轻声地把他哄睡:“睡吧,宝贝。‘妈妈’在,‘妈妈’会保护你的,我们一起打跑‘新冠’这个‘大怪兽’。”

“阿姨,您好像我妈妈呀。我想妈妈了!”一个略带哭腔的稚嫩童声传来。杨英回头看,是姐姐萱萱,“漂亮的小脸蛋上挂着两行泪珠,闪着泪花的大眼睛无助地望着我”,杨英哽咽地告诉记者。

那时那景,让杨英想起了家里的一双儿女,或许家中的弟弟也在想妈妈什么时候能回来,而懂事的姐姐在一旁边抹眼泪边安慰弟弟:“这么多‘大白’叔叔阿姨去打‘新冠’怪兽,疫情很快结束,妈妈就回来了。”

孩子们在这里很好

“在这里,我们不只是治疗孩子们的身体疾病,更关注他们的心理健康!我们给孩子们讲故事,跟他们聊天、做游戏,以舒缓他们紧张和不安的情绪。夜间巡视病房时,一次次给他们盖被子、唤他们上厕所、抱起安抚再哄睡……即使是深夜,也依然不停歇。”90后护士张帅敏告诉记者,“有的孩子喊我们‘阿姨’,有的孩子喊我们‘医生’,甚至有的直接喊我们‘小妈妈’,顿时一股暖流融化了所有的疲惫。”

“我看到这些孩子就想起来他们的父母,此刻,他们在病房外面应该是最难受、最担心的,我们会尽心尽力去照顾孩子。孩子们在这里会很好。”杨英告诉记者。刚出生12天的婴儿安静地躺在保育箱里,杨英和同事们一起照顾这个孩子、喂奶给他。

“在我们护理的患儿中,有可爱温婉的,有坚强勇敢的,也有因不安而抵触抗拒的,我们和孩子们一起互动做游戏,给他们讲绘本故事,一起念唐诗、一起画画……我们不断倾注更多的耐心和爱心,和孩子们建立信任结下情谊。”护士孟姣向记者展示着孩子们制作的祝福花朵及感谢卡,“在这里,我们就是他们的妈妈,希望他们在精心治疗与呵护下能够早日康复,早日回到自己妈妈的身边。”

“来到石家庄支援医疗救治工作,我的心情很平静,这种平静感来自厚厚的防护服、大大的护目镜给予的安全防护,来自抗疫一线同伴的团结互助,来自给予关怀、支持和鼓励的同事及家人,甚至来自陌生人的善意”,杨英写道。

“我给妈妈买的药到了,药店的药师联系我,我说现在正在石家庄支援救治的情况,那位药师当即表示可以把药送到家里。这件小事让我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善意,正因为有这样的善意,我才不感到恐惧。”杨英对记者说。

1月25日下午,石家庄市人民医院有6名新冠肺炎患儿康复后陆续出院,其他孩子们在医院里也被照顾得很好。目前,因为有更多像杨英那样的医护人员呵护着他们,孩子们一定会尽快康复起来。

邯报融媒体实习记者 曹楚琦/文 通讯员 李湛祺/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