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抗战老兵翟铭生的峥嵘岁月:铭记这一天,不忘那些人

邯郸抗战老兵翟铭生的峥嵘岁月:铭记这一天,不忘那些人
2020-09-02 13:59 新邯郸客户端 编辑:韩璞

他历经抗日战争的战火纷飞和解放战争的枪林弹雨,亲历了祖国由弱到强,他的命运与祖国的命运紧紧相连。

那一枚枚勋章、帽徽,是他在峥嵘岁月里的脚注,他一生经历了无数的磨难和牺牲,他就是今年93岁的抗战老兵翟铭生。

翟铭生向记者展示抗日奖章。

16岁偶遇抗日部队

1928年,翟铭生出生于永年区临洺关镇北东街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1943年,正是举国上下全民抗日时期,祖国千疮百孔,百姓生活在战火纷飞、流离失所的境况之下,连生命都是朝不保夕,温饱更是难以满足。

那年,16岁的他想着,与其在家坐以待毙,不如到外面的世界闯一闯,或许能有口饭吃,甚至为家乡做点什么。于是高小毕业的他与同村一名年龄相仿的男娃一起往西走。“我们听说,西边有粮食吃。”看准方向,告别家人,带上一些干粮,一路向西。

翟铭生往西边走了还不到七天,鞋底鞋面就全破了,勉强绑在脚上,又不知走了多少天,他和同乡来到太行山区涉县境内。“当我们正犯难到哪儿能找点事做时,在山路上遇到了八路军冀中军区警备旅,遇上了该旅旅长王长江。”

或许是命中注定,或许是不解之缘,他和同乡就此参加了八路军,成为抗日战士。“进入部队的第一天,部队领导就发给我一双新布鞋。”穿着这双新鞋,翟铭生走上了一条崭新的人生之路。

刚刚进入部队的他,因常年忍饥挨饿,瘦小矮弱,连枪都扛不起来。部队领导决定让他当卫生员,学习为伤病员包扎伤口。

“背上小挎包,脚上缠绷带,包里装上包扎伤口的绑带,我成了抗日部队里一名小小的卫生员。”翟铭生回忆起从前在抗日部队里的样子,脸上流露出一种自豪的神情。

“记得当时部队一路往西北方向而去,一路上崇山峻岭、逶迤起伏,山路崎岖难行、蜿蜒曲折。体质较差的我,吃力而艰难地跟随着部队。一位干部看到我走不动了,就让我抓着战马的马尾,借着马劲拖拽着我一路往山上爬。”回想起当时的条件,艰苦自不必说,“但大家没有人抱怨、喊苦说累,都坚持着继续前行。”

翟铭生荣获的奖章和证书。

子弹第一次从耳边飞过

在山西静乐县凤凰村,翟铭生第一次参加抗日战斗。

1943年抗日战争进入战略反攻阶段,部队经常主动攻击敌人。“当时,这个地方是日本人的一个据点,他们白天不敢出来,只有晚上才出来活动运输物资,我们的战斗常常是在夜间进行。”

在第一次战斗中,卫生队的石洁队长紧紧地抓着翟铭生,并千叮咛万嘱咐“别害怕,别乱跑,跟紧我”。在队长的保护下,他谨记嘱托,并严格按照部队和队长的命令行事。

耳边响起轰隆隆的炮声和枪声,他第一次体验到了子弹从耳边飞过的声音。既不紧张,也不害怕。身边的部队干部和抗日战士都表现得镇定自若和信心满满,给了他战胜敌人的坚定信心。

“一场战斗下来,我们的伤员并不多,跟着卫生队的队长,我从最基础的救护知识学起,如何给伤员止血、包扎伤口,并给伤病员送水、送药、消毒、换药等。”卫生队的队员们,不管在行军和平时都像保护自己生命一样去保护伤病员们。他曾看到卫生员们为了抢救前线伤员,不顾生命危险,冒着炮火,从隐蔽的战壕里跳了出来,在一个个掩体间穿梭,将轻伤员的伤口消毒处理并止血包扎,将重伤员初步处理后送回后方。他们的行为和精神强烈地震撼着翟铭生。

他们曾在山西平遥县驻扎过一段时间,部队和伤病员都在那里进行了一段长时间的休整。在这段时间里,他加快学习医疗知识,救治技术,“以便在战场上能够快速准确地对伤病员进行施救,尽量减轻他们的痛苦,这是我作为一名卫生员的职责和使命。”

翟铭生接受记者采访。

艰苦岁月历练出优秀战士

1945年8月15日抗日战争结束,翟铭生所在部队整编到八路军一二○师三五九旅。

1947年,他参加了延安保卫战,一直随军转战,担任卫生员,后转为军医。他参加过由彭德怀、习仲勋率领的西北野战军所有的战役。

艰苦的岁月磨砺出他坚强而刚硬的性格,任何艰难的环境,他都能忍耐和克服。

1949年,新疆和平解放,他所在的部队开赴新疆,经过十九天的徒步行军,他们到达了新疆最南端和田地区。“途中,我们走过的大部分路途都是沙漠地区,部队缺水少吃,但也要挺着继续往前走。时值冬季,水源更是匮乏,沙漠地中有一种沙漠坑,坑的表面常常结一层薄薄的冰,我们就取冰融化后喝。”翟铭生回忆说,当时的新疆经济是以农牧业为主体的自然经济,生产力水平低下,生产方式落后,发展处于停滞状态,“我们在那里进行了三年大生产,白天劳作,晚上刮大风,有时风大得都快要把屋顶掀起来了。天热的时候,蚊虫叮咬得特别厉害。”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下,大家都是埋头苦干。

1950年,为巩固边防、加快发展,减轻新疆当地政府和各族人民的经济负担,驻新疆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将主要力量投入到生产建设之中,当年就实现粮食、食油、蔬菜大部分自给。

后来,翟铭生作为军医,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和田军分区工作。不久调入该军分区教导营学习流行病学一年,又学习初高中和大学文化。1954年,他调到天津继续深造。1955年,转入西安军医大学深造,后来回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新疆军区后勤工程处卫生队任职队长。

1963年,阔别故乡二十年,他复员回到邯郸永年老家,在家乡合作医疗保健站继续从事救死扶伤的工作,“当兵二十年,有机会回报家乡,为家乡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是我最大的心愿”。他一直干到八十岁,才放下听诊器,回家养老。

“从军二十载,部队教会了我做人做事,并培养了我,才有了今天的我。”想起战死沙场的战友们,他觉得自己是幸运的。面对当下的幸福生活,他内心充满了知足和感恩。

邯报融媒体记者 刘圆圆 通讯员 张红旗/文 记者 邱勇慧/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