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邺城(一)

走进邺城(一)
2019-06-11 15:15 邯郸新闻网 编辑:王聚平

李军兴

冀豫交界,漳河岸畔,有三台村,土旷野衍,鸡犬相闻。我翘首远望,稍存迟疑,轻轻迈步,一脚踏入了这个北方最大的都市。

一个村,北方最大的都市!把二者联结起来的,是那个响亮的名片——邺城。

邺者,大业之邑也。按照中国汉字的构造,“阝”在字之右旁,乃“邑”之义。几千年前,华夏始祖黄帝之孙颛顼帝,有孙女曰女修,其子大业居住于此。作为帝室裔胄,身份清贵,载于坟典,因此邺之渊薮,传统而高贵。史传,大业为其母吞玄鸟之卵孕育而生,故尔秉赋卓异,儿子伯益以玄鸟为图腾,繁衍出一个新的部落——嬴,其后裔分为二支:秦和赵,在春秋战国的中华天空,上演了一幕幕威武雄壮的英雄话剧。而秦,更铁血贲张,所向无敌,最终把中华历史带入了帝国时代。邺地,作为中华第一帝国之祖庭,当之无愧。

邺地变为邺城,则在嬴姓西迁立足,秦氏由附庸升为诸侯之后。因犬戎的侵掠,周室东迁雒邑,虚授故地与秦,秦氏浴血奋战,乘势崛起,独霸西戎。而华夏之邻戎狄,包括赤狄和白犾,乘虚向新的王畿进犯,王室多故,邢卫惨破,诸夏危急,紧急时刻,齐桓公“拥王攘夷”,筑夷仪以存邢,城楚丘以迁卫,征孤竹以救燕,阻荆楚于召陵,为华夏民族的生存奔走四方,并主持修建了邺城:“筑五鹿、中牟、邺、盖与牡丘,以卫诸夏之地”(《管子·小匡》)。从此,一座崭新的城市——邺城,耸立于河朔,成为王室藩蔽,正式载入史册。

约二百年后,公元前422年,一个刚明睿智但似乎有点滑稽的人来到邺城,开展了一次运动,使邺城荣耀的成为中华历史破除迷信、移风易俗的起点,这个人叫西门豹。

西门豹治邺的故事,广为流传,耳熟能详。其中蕴藏的中国文明脉络,极其深刻。每次想起这个新邺令,将巫祝、三老及他们的弟子等神权代表抛进漳河,并恭敬地站在河边,静等回信,就忍俊不住,同时也陷入深思。巫术,是古代原始宗教的称谓,它以神秘和迷信的方式,影响甚至左右世俗生活。这段史实证明,至少在战国初期,我们先民的现实体制中,神权和王权是并行的,或者说神权在世俗生活中是占有重要位置的。他们大造舆论,装神弄鬼,在迷信习俗的外衣下,横敛资财,坐地分赃,戕害百姓,以至人民逃窜,田园荒芜,这样的行为不知流行了几世几代。河伯娶妇那天,西门豹言语并不多,却因势利导,出人意料,以劈雳手段,一举革除了多少代的恶习,此后再无人敢提此议。大凡革新之道,思想为先,这个转弯过程,动作之速、运作之巧,成效之丰,雄冠今古。

西门豹应该是不善辞令的人,最起码不是口若悬河的演讲家。那一天他并没有说几句话,后来决定兴修水利,造福邺城,认为“民可以乐成,不可与虑始”,不顾民怨,用行政手段组织民众修建十二条水渠,既除漳河洪涝之害,又得河水灌溉之利,功绩与李冰可比肩胛。此后邺城田地丰植,民人富足。除了不宣传,他向上汇报也很少,也懒得与魏文侯身边的红人沟通联络感情。所以,尽管他治邺很成功,百姓交口称赞,魏文侯得到的消息却是反面的。如果不是魏文侯贤明,如果国君懒政不去实地调研,如果魏文侯偏听偏信,如果……西门君可能就是最早的冤大头,好在史实没有这些如果,西门豹于此大展雄才,邺城迅速发展,为以后成为北方中心、第一大都市,乃至首都,打下了基础。从那时起,百姓自觉地在邺城给西门豹建了专祠,世世纪念。那十二条渠,至少到汉代,仍在造福人民。当时官吏想修通驰道,以水渠横隔,很不方便,欲有所更置,却遭到当地民众强烈反对,“以为西门君所为也,贤君之法式不可更也,长吏终听置之”,可知西门豹威信之著。史载“故西门豹为邺令,名闻天下,泽流后世,无绝已时,几可谓非贤大夫哉!”。

西门豹把荒芜之区,建设成为富庶之邑,名闻天下,当然是“贤大夫”。其为政之道,行事风格,思想情操,政治智慧,可圈可点,其卓越才干,在当时即被称道。西门豹的另一个典故,是为中华文明留下了一个两字成语:韦弦,韦即指西门豹。《韩非子·观行》载:“西门豹之性急,故佩韦以自缓”,韦是兽皮做成的皮绳,西门豹常以此警戒自已。弦指弓弦,赵简子的贤臣董安于性宽缓,所以常带一张弓以自急。以此可知西门豹是个能力、品性双修的人。魏文侯晚年,翟璜与公子成竞争丞相之位,逢人就讲自己有知人之明,以举荐的乐羊、吴起、西门豹等人皆国之干成,来证明自己慧眼独具,能担当丞相大任。因此西门豹无疑是古代中国著名的政治家、水利专家,值得深入挖掘,大书特书,司马迁仅将其列入《滑稽列传》,不太妥当。

600年后,邺城再次走进华夏中心。

一个重要原因,是邺城位于冀州。据传4000多年前,中华民族的共同祖先轩辕黄帝依山川大势,“割地布九州”。大禹治水成功,分天下为九州,冀州位列九州之首。《尚书·禹贡》载:“禹别九州,随山浚川,任土作贡。禹敷土,随山刊木,奠高山大川。冀州,既载壸口,治梁及岐,既修太原,至于岳阳……”,区域包括现在的北京、天津、河北、河南、山西、辽宁、陕西及内蒙一部,几及天下之半,为华夏先民活动的中心。“冀,北方之州也”,“冀地有险易,帝王所都,乱则冀治,弱则冀强,荒则冀丰,故曰冀州”(希望之州)。汉代一统,冀州从一个地理概念转为行政区,治所长期在信都(今冀州市),但命运垂青,邺城脱胎换骨,终于成了邺都——冀州中心、天下中心。

那是东汉末年,关东联军盟主渤海太守袁绍,在回去的路上,用阴谋计赚韩馥,窃取冀州,感觉在韩馥的根据地不踏实,遂将治所迁至邺城。十年间,他以此为基,勉力经营,东征西讨,击破黄巾、灭公孙赞,兼有青冀幽并四州之地,成为当时实力最强的军阀,邺城作为根本,也得到了大力修缮。赤壁之战后,建安九年(204年)三月,曹操北渡黄河,平定河北,时袁绍已死,儿子袁谭和袁尚争斗,在青州互相攻击,曹操乘虚直赴邺城。因城池高大坚固,审配守御备至,曹军久攻不克,乃沿城挖壕沟四十里,广深各六米多,引漳河水灌满,做长久围困。五个月后,城中虽饿死过半,袁尚回援败逃,邺城仍未能克。直至审配的侄子审荣夜开东门投降,曹操才进入邺城,可知当时邺城之固。

于是曹操自领冀州牧,后建魏国,邺城成为国都。建安十五年,曹操在原来的基础上,主持重建邺城,他不仅是一个政治家,以现代眼光看,也是一位卓越的建筑设计大师,在邺城开创了中国城市按照中轴对称布局建筑的先河,功能分区明确,结构严谨合理,对后世都市规划影响深远。史载当时邺城东西七里,南北五里,有两重城垣:郭城和宫城。郭城有门七座。南有广阳门、永阳门和凤阳门,北面有广德门、厩门两个门,东西分别为建春门和金明门。东西二门之间有主干道,将邺城分为二部分,北部为宫城,有宫殿、官署和著名的金凤、铜雀、冰井三台,为曹操的行政中心,南部为居民区,三条通向大门的干道将该区分割为长寿、吉阳、永平、思忠四个里,中间大道顶端为宫城之端门,整个城市布局整齐、交通便利,恢宏壮丽,其规划思路与设计,率为中国后世都城及日本韩国所宗。

建安之世,大汉已名存实亡,权柄集于曹操之手,所以邺城已成为实际的“国都”。在这个崭新的城市里,曹操运筹帷幄,唯才是举,虎视天下,颁发诏令,实施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九州之域、荒服边鄙,无不凛受邺城的讯息。公元216年,曹操在这里接见了匈奴呼厨泉单于,借此机会,下令将其分为五部,派都督分督之,雄踞北方数百年的匈奴帝国,至此灭亡,北方边患被彻底消除。建安二十五年正月,魏王曹操去世,葬于西门豹祠旁边之西原,长眠于邺城,不久被尊为武皇帝,葬地被称为高陵。

相关阅读